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oca22222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重生4  

2010-10-04 16:15:47|  分类: 纪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下飞机了,在通道梯上走着,米豆儿主动牵了我的手,还是十指相扣的那种,我有点诧异,这小丫头还真老练啊,把我这情场老猎手弄得有点不知所措。得得得,顺水推舟吧,我顺势把她拉得更近。米豆儿边走边问“四哥,你觉得你有高反么?我怎么一点儿都不觉得啊,还觉得这里挺舒服的,难道贡嘎机场是中央供氧?有钱就是好啊!”我顿时觉得血液凝固了,中央供氧??亏她想得出来哦。哈哈,我笑道:“你想的美呢,哪儿来那么多钱给你中央供氧啊!”
     快到转台,她径自的去推来了行李车,而我呢,则连同她圈在怀里,推着车子往转台那儿去等行李。她没有对我的亲密之举有些许不爽,相反还挺乐在其中的。在旁人看来,我们俨然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。谁又能想到我们竟然是第一次见面得网友呢。顶多他们觉得她是我的小三儿吧,这么年轻的女孩儿,要不怎么会跟我这个看上去至少得大她十好几岁的男人一起。(由于平时游泳,健身,还有本来我就不属于易发胖的体制,所以我无论从外貌还是身材看,我顶多40岁,好多人都以为我35,当然其中不乏有恭维拍马的成分)不可否认,我们俩确实在机场里很扎眼,还因为我是一头过腮卷发,而她呢,那条绚丽的丝巾,和甜美的笑容都不时的吸引着周围的旅客。
     拿到行李,跟一个自称成都经商的男的拼车到拉萨,一路上,那男的不时回头看我俩,或是在后视镜里看她。看他脖子上那一指粗的金链子,我就知道,米豆儿绝不会正眼瞧他。而他却不失机会的询问我和米豆儿的事儿,当得知米豆儿是成都本地人时,他竟说,果然还是我们成都出美女嘛。米豆儿一路不怎么说话,只是拉着我的手,玩味儿着。时不时靠着我的肩头闭目养神,我知道她肯定没睡着。因为她不停地用手指在我的掌心来回鬼画符似的游走。在听到那男的接电话时大声说道,1W的底我才来啊,你先把人约好。明眼人都知道是去玩儿梭哈的。米豆儿这时掐掐我的掌心,狡黠的笑笑,然后用手指在我的手掌上写下“暴发户”三个字。我们相视一笑,她便又一头扎在我怀里,咯咯的笑出了声。 金链子男在北京路下车时,甚至还把我当透明玻璃一样晾在一边,殷勤的询问米豆儿电话,说有机会大家可以出来吃顿饭啊,都是老乡嘛。米豆儿竟然说道,我来拉萨手机都一直关机的,不想被人打扰。金链子灰溜溜的哦了一声就撤了。我当时又好气又好笑,气的是这男人也太不知分寸了吧,要是放在欧洲中世纪,我可以因此跟他决斗哦。完全不在意我的小米豆儿可是俺滴人!好笑的是,小米豆儿竟然一点情面都不给,俨然一座冰山。把那金链子从头到脚冷成了冰链子。
     接着我们到了雅鲁藏布大酒店,据说是全国还是全球唯一可以主人的博物馆式酒店。想想给我订机票的小徐,这酒店也是他替我选的。他办事儿我放心,小徐以前一直是我的司机,后来慢慢成了我的贴身秘书。逢迎拍马都恰到好处,极其能够揣摩我的心思。甚至细心到,我手机的一键求救是设置的他的号码,这是他自己给我设置的。还有什么西藏旅行攻略啊,给我专门买了本书,还把网上推介的酒店,小吃,尤其是酒吧给我罗列打印了出来。知道我出来玩儿肯定关机,他竟然在送我到机场时说道,“盛总,我可不可以在紧急情况时打米小姐的电话找你啊?”我当时也觉得这建议不错,万一有什么事儿,我也好处理。正说给他米豆儿的电话,他竟然说不用了,给你们订机票的时候我就记下了米小姐电话了。 呵呵,所以呢,他这样的人,不做公关可惜了了。
  006。 到了酒店,我去办入住手续,而米豆儿则坐在大堂里东张西望,好不惬意。确实富丽堂皇啊,不愧是拉萨屈指可数的五星级酒店。大堂侧门边有一个藏族女孩儿在敲扬琴,米豆儿兀自的走过去用手机拍了起来。说起拍照我又想数落一下米豆儿了,她竟然在临行前打电话跟我说:“你带相机哦,我可不带,好重啊!”你可以想象得出她是个多么懒,多么洒脱,多么不把我当外人的人啊。被她霍霍是我应得的。舍不得耐心,就只能被她当色狼。
     进房间后,她自顾自的拾掇起了自己的行李,把睡衣外套什么的拿出来挂了起来。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她竟然还从背包里拿出了脑袋瓜那么大的一只深棕色毛绒沙皮狗。那个丑啊,真的奇丑无比。本来沙皮就丑,再加上是深棕色,再加上是毛绒狗,再加上卡通的夸张化,那只狗的脸比身子大了两倍。你说能不丑么?怎么可能不丑啊。怎么会那么丑。可谁知到,米豆儿竟然抱起那只沙皮就在脸上来回贴,还说,“大饼哥,我们到酒店啦,你闷坏了吧。呵呵,看我对你多好,带你来拉萨转悠咯。”
     我被彻底雷到了,这是我所了解的米豆儿么?她喜欢看的书不都是些历史类,哲学类,诗词类,人物传记类的么。。。我老觉得她思想应该挺深刻的,至少深刻到不会千里迢迢带着一直毛绒狗来拉萨吧,甚至为了给那个大饼哥腾空间,她竟然还不带长的厚外套。咱俩可是打算去珠峰大本营的啊。
    
  【我怎么觉得在这里回忆,越是回忆越是让我觉得,米豆儿确实不简单,还是她真的太简单了?以至于后来的种种让我无论如何都想不通。她曾经说,老天是最有包容心的,它既然允许某些人投身与革命不惜牺牲所有,那么它就会允许一些人固步自封夜郎自大的活着。也就是说,既然现实主义的人能兢兢业业的为生活而奔波,那么浪漫主义的人就能蹉跎岁月的空间。而正是形形色色的人组成了这个多姿多彩,又夹杂着种族歧视,地域冲突不安因素的社会。
     米豆儿是个十足的存在主义,浪漫主义。她充分的认识到了“存在即是合理”的,甚至偏执的认为,这个理完全可以说无关乎道德道理,而仅存着逻辑联系。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,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。这就是她在之后告诉我的话。 】
  007. 回到拉萨上来吧。接着上回说,我们到了酒店房间,看到了她那个丑的天理难容的沙皮毛绒狗。接着我们都拾掇了下自己,我去洗了个脸,让她洗洗,她竟然说朋友说了,来拉萨第一天不要洗脸不要洗澡,不要喝酒,不要做剧烈运动。呵呵,这小丫头片子,倒是真怕高反。我则说道:“该怎么还是怎么,哪儿来那么多顾忌,不还有我么?”(现在回想起这句话,我真有点尴尬的不行。后来真正拉稀摆带的那个竟然是我!)
     其实,米豆儿有个大学同学叫允儿,是个编导专业的神女,一个人来拉萨玩儿了一个月有余了。据说两人相约一定要在拉萨见一面,这不约了七点半在大昭寺前见面,再一起吃饭。临出门,她叫我带上外套,说拉萨温差大。陡然间觉得奇异了,自离婚后,除了老妈有时候唠叨过加衣服什么的,很少有机会在听到一个我在意的女人如此在意我。我闪念想到,我是不是老了,怎么越来越容易伤感动情了。或许我真的老了吧,脆弱了。但我怎么也没想到,会是一个22岁的女网友在我身边提点我。感觉怪得很。而且,我也没想到大大咧咧的米豆儿,一副没长大的样子,怎么会有这么细心。或许,我小看了她。
     出门口时,米豆儿转过来说,“我跟允儿说的,你在广州做设计工作,前段时间接了成都的工程,认识于姐姐朋友的一次生日聚会上。我们在一起5个月了,聚少离多。就这样,我相信你也不会想让我告诉我的朋友我们是网友见面吧。”我再一次血液凝固了,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啊,我也正想在路上跟她说,介绍我时千万别说咱俩是网友见面。这丫头果然拿捏得不错啊。
008 出门了,米豆儿也是牵着我的手,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样子了。走出大堂门口,出租车已经等着了,我才知道这小妞在我洗脸时已经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叫出租车了。呵呵,一套一套的,还算是有点安排的人。不至于我想象的那么无用诶。
     到了大昭寺,显然米豆儿的朋友允儿先到了,就在磕长头的人群旁,她欢蹦乱跳的跑过去跟一个很中性的女生拥抱在了一起。待我走上前时,她便指着我像允儿介绍到,这个,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老明哥。(我的天,啥时候我成了老明哥了,不是一直都叫的四哥么?说实在的,我叫盛律明,但很少人叫我明哥,更何况是叫我老明哥。再说啦,明哥就明哥,干嘛加个老?我很老么?我不觉得啊。鬼丫头,故意的吧。看我不找机会收拾你。)这个呢,就是我的好友允儿啦。她兴奋地说“允儿,老明哥也属虎啊,呵呵。”只听允儿客气道,那不是刚好大我一轮。哈哈哈哈哈,我得意啊,我那个春风那个得意啊。我在米豆儿朋友眼里只有36。呵呵呵 只见米豆儿尴尬的笑道说,是啊。而且老明哥也是山东的。就这样,他俩自报了家门,一个青岛的一个莱芜的。呵呵,也算拉萨见老乡了。
     接下来见到了允儿的三位拉萨认识的好友,都是在青年旅社扎堆儿扎到的。小七,男某旅游杂志艺术总监,工作就是旅行拍照,拍照旅行就是工作;勇哥,某制药公司职工,请了两个月假出来玩儿;鱼籽儿,女,工作8年后爆发了,辞职完了一年多了。在米豆儿眼里,她们都是神人。在我眼里,他们便是一群孩子。
  【静下来想想,我何必来这里装bility,遭雷pility.或许只有一个原因吧,我曾经爱过她。米豆儿,今天你23岁生日了。我只能在这里祝你,活的精彩,活的开心。你或许永远看不到这张帖子,你或许永远不知道我爱过你,你或许永远永远都不知道我这个年近半百的老者,竟然真的会在天涯写下我们的故事。】
   009 来到了他们推荐的一家简陋但很特色的藏餐馆,我只开口点了六杯青稞酒,这时,小七两眼冒光,抱拳向我,说:“明哥,道上人啊,终于找到酒友咯。”允儿也说,“明哥你来对时候了,小七天天埋怨没人一起喝酒。今天能喝的都喝啊,米豆儿你不喝酒,还是和酥油茶吧,可以解高反。”我还没注意,端上来的酒只有米豆儿的酒被她摆在桌角。我顺手端过来说“没事儿,这杯算我的。”米豆儿看看我,又看看允儿,说,我尝尝吧。只见她小酌了一口,抿着嘴,收缩着喉咙,在嘟了嘟下嘴唇,这哪儿是尝啊,明明就是品嘛。仿佛她喝的不是这青稞酒,而是玉液琼浆。她却急声说道:“怎么有股糊味儿?”不怎么发言的勇哥闷声道:“在拉萨,除非是同一家饭馆,你不可能喝道同样味道的青稞酒,因为都是自己酿造的。”而这时,鱼籽儿惊叹道:“勇哥,这是你今天说过最长的一句话。值得褒奖哦。”我很好奇,怎么会呢。“你不知道,来拉萨呆久了脑缺氧,不愿意思考,因此也不愿意讲话了,废氧!“鱼籽儿接着说。可米豆儿却接着讲到:“那我终于可以接受为什么藏区这边的高考考生要加分了,这里读书太难了。脑袋瓜都让缺氧这问题给害的,做道数学题得比我们多死掉好几百万个脑细胞吧。”真不知道这脑袋瓜里想了些啥,都开始关心藏区教育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